若谷

咸鱼文手想约稿,有意者私信。
同人主通天帝国的裴东来个人和APHcp耀巴。
长弧中,佛系更文。

女巫与高塔里的公主

公主被剪掉的金色长发又慢慢长了起来,碧蓝的双眼日复一日望向窗外毫无变化的景色。

“你不用等了,他不会来的。”女巫悠然自得地坐在那把破旧的摇椅上,晃得咯吱咯吱响。“我前些天出去采购时,看见那王子早娶了个大臣的女儿,谎称那是个公主。”

“我才不在乎他到底娶了谁。”漂亮的金发姑娘表情平静坦然,“我原来担心他一日不来,你便一日不肯放我走。现在我已全无利用价值,你还拘着我是为何。”

“有你在,至少我能确认我是谁。”女巫眼神有些飘忽一阵,随后落到一面覆满灰尘的落地镜上,声线逐渐沙哑,“再者,你怕是误会了我们之间的关系,我和你一样是受害者,你若逃不掉,我也无法脱身。”

公主顺着那目光看过去。

镜面...

2018-10-13

耀诞2018

——“你可知,这世间最可怕的是什么?”

——“是死亡?”

——“不,是别离。”

这是媛儿在这镇上度过的第五个春秋。

本与从前并无分别,直到来了个怪人。

说这是个怪人并非源于其相貌怪异,事实上这人仪表堂堂,一头乌黑长发在脑后绑成一条马尾辫,琥珀色的眸子清澈明朗,说他怪无非是因为这人一来就抛出个让人摸不着头脑的怪问题。

“你可知,这世间最可怕的是什么?”

媛儿一脸困惑,完全不明白这人用意何在,回想父亲离家前母亲握着他的手涕泪交加地反复叮嘱一定要活着回来,奶奶病逝时父亲的哭嚎,不由自主答道:“是死亡?”

“不,是别离。”那人平静地回应,语罢直接在门口的石阶上坐下了。

对此媛儿倒也不...

2018-10-01

【丘郎】归无处

眼帘中全然若暴雨将至,分明一片晦暗,却又变幻莫测。

时而是刚刚那些共同沙场拼搏的弟兄们拔剑拉弓相向的场景,时而是儿时记忆里那片原野。那满眼的绿意,有多久没见到了?都说人活着往那去无所谓,死定要死在家乡,这叫落叶归根。却又道马革裹尸乃是战士之荣耀,这叫人如何抉择?

这下倒好,在自己弟兄们手下落了个重伤,正好也省的左右为难。毕竟,再怎么想,终归是回不去了。

来俊臣这奸邪小人虽令人作呕,有些话却是说到郎将军心坎上去了,若是丘将军在天有灵,看到自己用命护下来的将士们自乱阵脚会作何感想?

郎百灵又回到了魂牵梦绕的家乡,也是遇到那个改变自己命运的人的地方。

汉人称这种人为什么来着,是贵人吧?虽然...

2018-09-01

【尉裴】繁华落尽一场空

       尉迟真金一直很清楚,自己的官僚气大概是一辈子都消不掉的了,尽管内心始终隐藏着一个简单的愿望,和那白发少年一起开垦一块田地,每天种种菜浇浇水施施肥,但那也只能永远是一个愿望了,自己永远无法像怀英那般两袖清风面对高官厚禄不为所动,从金吾卫上将军那身走起路来都叮当响的制服就能看出来了。再说,就算是狄仁杰,也常常是身不由己,想到近日传来的狄仁杰再次拜相的消息,红发人不禁摇头苦笑,心说,这倒也算老百姓的福分,虽然,直接受益者还是武皇。
        忽的一阵清...

2018-08-26

孽缘

*沙月,尉裴师徒向(?),狄大人打酱油
*欢脱向短篇,为将来剧情向长篇铺垫,含轻微私设

东风带雨逐西风,大地阳和暖气生。
适逢立春,东风送暖,冰雪开始消融,县官报春之声响彻街头巷尾,时不时传来些噼里啪啦的鞭炮声。
洛阳大理寺
“老狄!”沙陀忠抱着个陶罐从房间走出来,下意识地寻找狄仁杰练功的身影,却只看到残雪尚存的大理寺庭院内只有几个扫雪的人,这才反应过来今天是天子携三公九卿迎春的日子,心中隐隐有些失落。不过转念一想,这会儿没案子,寺卿又不在,不是正好落得个清闲。于是转身到药庐关起门研究他的医书去了。
正当他把手里的陶罐放到架子上,忽然喀喇一声,架子就朝他的方向倒下来,上面的瓶瓶罐罐叮叮当当地晃荡,眼看...

2018-08-09

【耀巴】诚心以待(十六)(完结篇)

https://shimo.im/docs/d2gV6MmS2jwigcO6/ 点击链接查看「【耀巴】诚心以待(十六)」,或复制链接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2018-08-05

丹凤朝阳(陸)

“愣着干嘛,赶快拿水来!灭火啊!快!”孙豹看着五大三粗的,在这事上倒是机灵的很,在众人讶异没缓过神的功夫,拎起个小厮弄水去了。

在他的吼声中,大伙也反应过来,纷纷提水桶抬陶罐灭火。

经过这么一折腾,原本晕过去的刘夫人也醒了过来,不过看起来受到的惊吓并不比刚才小。

双手捂脸尖叫,面色惨白得让张训等人唯恐她会再昏过去,张训都提起手臂准备扶住刘夫人了。刘夫人却突然做出一个令人费解的举动,她非但没有后退,反倒有种往屋里冲的趋势,嘴里还喃喃道:“老爷……妾身对不起你……还是被发现了……对不起……”

张训正忙着把刘夫人往回扯,听到这语无伦次的一连串,内心不禁犯起了嘀咕,什么被发现了?这看起来文文弱...

2018-08-03

丹凤朝阳(伍)

“吁——”裴东来的马在前头,闻此状猛地一惊,嘶叫一声,好在东来速度快,连忙停下。

崔倍的马却是直冲过去,惊得它的主人脸色煞白。

“别……”崔倍拼命扯缰绳,他的马跟疯了似的,一个劲撒开了蹄子往前跑,为了避开中间倒下的人,撞上了旁边的铺子,陶罐陶豆各种锅碗瓢盆稀里哗啦相继坠地,气的店主直骂娘。而崔陪的马也载着他一溜烟没了影。

裴东来跳下马想把倒在地上的人扶起,发现那人已昏迷不醒,这时不知那个人叫了一嗓子:“大理寺伤人啦!”

四周的人纷纷回头,随后议论纷纷。

“前段时间刑部尚书不才说杀了人,现在大理寺又……”

“这不新上任不久的少卿,都说是白无常不吉利,这不——”

“虽然早听说这新少卿...

2018-08-01
1 / 4

© 若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