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谷

同人主通天帝国的裴东来个人和APHcp耀巴。
长弧中,佛系更文。

【耀巴】(含古国)梦里梦外

秘驾良难辨,司梦并成虚。未验周为蝶,安知人作鱼。


漫漫黄沙中一人脚步渐近,叮叮当当的响声似有若无。


月光肆意流淌,勾勒出那人面容,褐色的眸子恍若千年不变的沼泽,带着最初的清亮光芒。


王耀伸出手去,试图辨认那是否是一道虚影。


指尖穿透出去,那人身形顿时化作烟雾。


将近脱口而出的名字直直从咽喉落回心间。


但我分明看到那对棕黄的双足旁拉得倾长的倒影。


王耀想道。


左臂感到被人轻轻推动了一下。


他垂眼瞥向左肩,那儿分明只有虚空,又环顾四周,自己此刻身处茫茫大漠,又何来他人。


是寂寞得久了产生幻觉了么......他苦笑了一下,抬脚向前,忽觉不对...

2018-11-30

【训裴】发如雪

文/若谷

屋檐外潇潇雨未歇,屋檐下对面刀锋已抵到自己脖颈处。


咕咚。


张训默默吞下一口口水,险些灵魂出窍。


他一个穷书生,刚到洛阳不久,哪见过这架势,险些当场晕厥过去。


“方才所见之事,往后莫要多说。”那人嗓音清亮,所言却是骇人,斗笠下一双隼目寒若深潭,咄咄逼人,“否则当心小命不保。”


方才?


张训愣怔了一瞬。


方才他前脚刚踏进酒楼,后脚一人头戴斗笠面罩纱帐从天而降,也不知从哪冒出来的,随后来了一伙贼人,一时刀光剑影,里头的客人吓跑大半,他却是没想起跑,呆站在那里迈不动步子。


与其说是吓的,不如说是被此人光华所摄。


那人一身玄衣,身轻如燕,面...

2018-10-27

孽缘(2)

“朕念在令尊生前忠勇,让你在大理寺任职,其间你表现出色,朕也曾多次意图封你为少卿,裴卿都一一婉拒,这次却主动上书请缨,朕欣喜之外也有几分好奇,是什么令裴卿突然改变主意?”


龙椅下方之人面色如常,白睫之下眼底情绪看不分明。


“陛下圣明,鄙人不才,能得陛下赏识实属荣幸之至,怎好再推脱?”


“朕倒是不知裴卿何时也会来这些虚的了,倒是与二十年前的尉迟真金有几分相似,不知裴卿是否有所耳闻?”


一道探究的目光隐晦地射向正单膝跪地之人。


“微臣不知。”


镇定的外表下,那人拳头早已攥紧。


“”罢了,不为难你了,望裴卿继续努力,莫辜负令尊厚望。”


终于松开冒汗的掌...

2018-10-27

女巫与高塔里的公主

公主被剪掉的金色长发又慢慢长了起来,碧蓝的双眼日复一日望向窗外毫无变化的景色。

“你不用等了,他不会来的。”女巫悠然自得地坐在那把破旧的摇椅上,晃得咯吱咯吱响。“我前些天出去采购时,看见那王子早娶了个大臣的女儿,谎称那是个公主。”

“我才不在乎他到底娶了谁。”漂亮的金发姑娘表情平静坦然,“我原来担心他一日不来,你便一日不肯放我走。现在我已全无利用价值,你还拘着我是为何。”

“有你在,至少我能确认我是谁。”女巫眼神有些飘忽一阵,随后落到一面覆满灰尘的落地镜上,声线逐渐沙哑,“再者,你怕是误会了我们之间的关系,我和你一样是受害者,你若逃不掉,我也无法脱身。”

公主顺着那目光看过去。

镜面...

2018-10-13

耀诞2018

——“你可知,这世间最可怕的是什么?”

——“是死亡?”

——“不,是别离。”

这是媛儿在这镇上度过的第五个春秋。

本与从前并无分别,直到来了个怪人。

说这是个怪人并非源于其相貌怪异,事实上这人仪表堂堂,一头乌黑长发在脑后绑成一条马尾辫,琥珀色的眸子清澈明朗,说他怪无非是因为这人一来就抛出个让人摸不着头脑的怪问题。

“你可知,这世间最可怕的是什么?”

媛儿一脸困惑,完全不明白这人用意何在,回想父亲离家前母亲握着他的手涕泪交加地反复叮嘱一定要活着回来,奶奶病逝时父亲的哭嚎,不由自主答道:“是死亡?”

“不,是别离。”那人平静地回应,语罢直接在门口的石阶上坐下了。

对此媛儿倒也不...

2018-10-01

【丘郎】归无处

眼帘中全然若暴雨将至,分明一片晦暗,却又变幻莫测。

时而是刚刚那些共同沙场拼搏的弟兄们拔剑拉弓相向的场景,时而是儿时记忆里那片原野。那满眼的绿意,有多久没见到了?都说人活着往那去无所谓,死定要死在家乡,这叫落叶归根。却又道马革裹尸乃是战士之荣耀,这叫人如何抉择?

这下倒好,在自己弟兄们手下落了个重伤,正好也省的左右为难。毕竟,再怎么想,终归是回不去了。

来俊臣这奸邪小人虽令人作呕,有些话却是说到郎将军心坎上去了,若是丘将军在天有灵,看到自己用命护下来的将士们自乱阵脚会作何感想?

郎百灵又回到了魂牵梦绕的家乡,也是遇到那个改变自己命运的人的地方。

汉人称这种人为什么来着,是贵人吧?虽然...

2018-09-01

【尉裴】繁华落尽一场空

       尉迟真金一直很清楚,自己的官僚气大概是一辈子都消不掉的了,尽管内心始终隐藏着一个简单的愿望,和那白发少年一起开垦一块田地,每天种种菜浇浇水施施肥,但那也只能永远是一个愿望了,自己永远无法像怀英那般两袖清风面对高官厚禄不为所动,从金吾卫上将军那身走起路来都叮当响的制服就能看出来了。再说,就算是狄仁杰,也常常是身不由己,想到近日传来的狄仁杰再次拜相的消息,红发人不禁摇头苦笑,心说,这倒也算老百姓的福分,虽然,直接受益者还是武皇。
        忽的一阵清...

2018-08-26

孽缘

*沙月,尉裴师徒向(?),狄大人打酱油
*欢脱向短篇,为将来剧情向长篇铺垫,含轻微私设

东风带雨逐西风,大地阳和暖气生。
适逢立春,东风送暖,冰雪开始消融,县官报春之声响彻街头巷尾,时不时传来些噼里啪啦的鞭炮声。
洛阳大理寺
“老狄!”沙陀忠抱着个陶罐从房间走出来,下意识地寻找狄仁杰练功的身影,却只看到残雪尚存的大理寺庭院内只有几个扫雪的人,这才反应过来今天是天子携三公九卿迎春的日子,心中隐隐有些失落。不过转念一想,这会儿没案子,寺卿又不在,不是正好落得个清闲。于是转身到药庐关起门研究他的医书去了。
正当他把手里的陶罐放到架子上,忽然喀喇一声,架子就朝他的方向倒下来,上面的瓶瓶罐罐叮叮当当地晃荡,眼看...

2018-08-09
1 / 4

© 若谷 | Powered by LOFTER